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京鲁博鹏律师法律服务空间

电话:18511855831 QQ/微信:296496102

 
 
 

日志

 
 
关于我

北京证金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中外建(北京)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黄金集团旗下多家子公司、德国司马化学香港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美嘉芳园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北京春天佳和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东方云猎人力资源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北京双圣律政咨询有限公司、北京瑞赢酒店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北京瑞赢酒店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嘉和丽园分公司、北京鸿泰远洋国际展览有限公司、北京中世金桥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通州分公司、北京裕食餐饮有限公司法律顾问。您身边的法律顾问!

网易考拉推荐

偶让校花爱上偶10--校花甩了偶一巴掌   

2007-03-27 16:44: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校花在离我四五米远的地方盯着我,脸上没有愤怒的神色,有的只是悲凉和绝望。

    这怎么可能?我像是突然从高楼上掉下一样,晕!

    小华。我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喊了一声校花。(声音发颤,我怕呀)

    校花不理我。她的眼神开始变得冷漠,眼中的波光冰一样寒冷。那寒冷的光在我身上溜了一圈,然后转到她后妈身上。我感到一阵寒冷。她后妈却笑盈盈地说:小华,你同学还真挺逗的啊

    (MD!我突然间有点明白了,这一切都是这个贱女人在搞鬼!!!可笑我还做着和她嘿咻嘿咻的美梦)

    校花被她后妈一激,几乎要哭出来的样子。(我让她失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在她这辈子最大的敌人面前丢脸,她也确实挂不住)

    她转身就要走。我急忙去追。速度很快,一切都只在刹那间。

    小华。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放手!校花说。

    我没有放。

    再不放我喊非礼了。(你就是喊强奸偶也不放!)

    小华。我说,我也不知道我当时还有脸说得出口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和校花说些什么:你听我解释沙!

    哼哼!你还想要怎样来骗我。我昨天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了,你还想要怎么样?告诉你,朱八斤,我们俩完了,彻底完了!

    不要呀!我一时情急,居然喊出了这句女人在被时才会喊的话。

    校花对我的表演无动于衷。

    我的心里生出一种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感觉。只知道紧紧地捉着校花的手(因为我知道,我一放手校花就会永远离开我了)。

    你放手,我再说一句!放手!!!

    我不!我不仅没放手,反而把另一只手伸过去,想搂她。

    校花挣扎着不让我抱。

    我们纠缠着,突然,校花可能也是急了,她扬起手,啪一下,甩了我一耳光。

    我被她打得一愣。脸上火辣辣的疼。但我心中却觉得她这下打得轻了,因为我知道她心中此时的痛要远胜于此。

    校花气急之下打了我。见我脸上泛起了几道手指印,脸上闪过了一丝关切的神色。(这神色虽然短暂,但在我来说,却让我又感激又羞惭。校花肯定还爱着我,而且很深。但正因此,她心里的痛要更加的深。)

    我最终放开了她的手,目送着校花离开。在她转身的瞬间,我看见她眼中迸出了泪。

    我觉得我自己好像是猪油蒙了心,要么就是鬼迷了心窍。我怎么会来和校花后妈见面呢?难道我和校花之间的感情,就敌不过那对海咪咪?

    我没有去追校花,因为我觉得自己再没脸见她。

    我只知道傻站在那里。我感到很多人像看猴子一样在看我。不过我不在乎。只要校花能回心转意,哪怕我真得会变成一只猴子我也不在乎!

    小朋友。这时候,校花后妈来到我面前,对我说:你怎么不去追小华呢?你再不追可就永远也追不到了!

    (现在看着她的这副嘴脸,我突然有了一种恶心的感觉。)

    我追她干什么?我故意说: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想甩掉她了。

    呵呵。校花后妈说:你以为我像小华那样好骗吗?

    真的!我说:我真的想甩掉校花。她远没有你漂亮,更没有你身上这种女人味。

    恶心!我真搞不懂小华为什么会喜欢上你这种男人?

    呵!我一笑,说:我也弄不懂小华她爸为什么会喜欢上你这种贱女人?

    校花后妈脸色一变,我知道,我这句话戳到她的痛处了。

    我当然不会让她好过,继续说:你今天拆散我和小华用的手段和当初你拆散她爸妈时用的手段一样吧?

    你?她的脸有些发白了。(那是被我气的哈哈老虎不发威,你当偶是病猫)

    呵呵。我说:你别急沙,告诉你哦,我跟校花只是男女朋友而已,你不用过意不去。不过,你要真是觉得对不住我的话,你可以,你可以顶替小华的位置来做我的GF呀,我不会嫌你老的

    神经!校花后妈丢下这两句话后气冲冲走了。

    靠!!我望着她的背影,骂了句。

    现在回放一下校花后妈是怎么样一步一步把我当枪使来刺激校花的。

    镜头一:我躺在沙发上,校花后妈出来倒水。我们聊了几句。

    (分析:这时候,校花后妈可能只是奇怪我为什么会在客厅睡。她的心里也没有想到要用我来打击校花。)

    镜头二:我坐在沙发上,校花后妈开门喊我。

    (分析:她回到卧室后,想起校花今天带我回来八成是向她示威,心中不爽。再回忆起和校花的宿怨,遂决定出招。)

    镜头三:我帮校花后妈整QQ。

    (分析:可以肯定的是,校花后妈是故意让我帮她弄QQ的。目的是让我成为她的QQ好友。可怜我还傻兮兮地以为占到了便宜。值得注意的是,校花后妈在输入她自己的QQ密码时,故意和我贴得很近(连那对MIMI都挨着我的肩膀)。她这样做,也是在试探我到底是不是那种容易被女人利用的色男。很不幸,偶是!)

    镜头四:校花后妈递被子给我。

    (分析:这是校花后妈给我下的第一个绊子。可笑当时我竟然还乘机摸了她的手。我摸她的手,她故作不知,其实她心里那时已经敲定了我是个好色之徒了。当时由于自己心猿意马,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她的险恶用心。真是菜鸟)

    镜头五:我和校花吵架僵持住的时候,她突然出来,说了句:昨天夜里谢谢你了。

    (分析:这是校花后妈给我下的第二个绊子。其实当时我应该发现不对劲的。但由于那时被校花弄得心慌意乱,居然又没能及时发现)

    镜头六:我和校花后妈聊QQ。

    (分析:校花后妈问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和小华没怎么吧!她这句话就是想知道她对校花的攻击效果怎么样?结果我说还好,她听了,马上就提出要请我吃饭。这里就有一种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的味道可惜我被她的海咪咪蒙住了眼睛,再次没能看穿她的把戏)

    镜头七:我和校花后妈通电话。

    (分析:校花后妈打电话约我吃饭,见我有些犹豫。便说她是在金色年华请我,以此来撩我的心。金色年华里偷情的人很多,这在我们这里是个常识。她故意说在那里请我,其实就是在暗示想和我偷情。想来她十分了解男人那种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的心里。偶是男人,偶再次中招!)

    镜头八:校花后妈给校花打电话,说我约了她去金色年华。(这是我猜的)

    (分析:校花听她这样说肯定不信。但她立马会说出我的电话甚至连我的QQ号她也会说出来。校花不得不信。于是,来捉奸)

    镜头九:我和校花后妈在金色年华交锋。

    (分析:在金色年华,由于我发现她一上来就问我和校花的事,我起疑。开始留心。她马上改变战术,对我频放小电,跟我开些玩笑,灌我迷汤,最终让偶大晕其晕。)

    镜头十:校花后妈看见校花来到,故意大声问我校花和她谁好看?

    (分析:虽然我有些警觉,但并没有想到校花会来。再加上被她媚得有点晕,最终中了致命一招。)

    从上面的分析不难看出,校花的后妈是个很厉害的女人。她利用我刺激校花的这盘计划很阴毒。一步紧接着一步,一个环节紧扣着一个环节,终于把我和校花杀得大败。

    其实,虽然她的计划比较阴。但是还是有一些破绽可寻。而我,一个比较会分析的人为什么会接连中招呢?具体分析了一下,发现原因有三:

    其一,我被她的外表所迷惑。长久以来,我的心里一直有一种想法,那就是,胸大的女人无脑。实际上,这种观念是极其错误的也是极其危险的。女人有脑无脑跟波大波小基本没有关系。这种女人波大无脑观念导致了无数男士被大胸女人所耍。偶是其中一个

    其二,校花后妈在那天夜里对我表现出了一种并不在乎的感觉。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校花后妈是对我用了一种欲擒故纵的策略。其实,如果当时她就表现出一种想和我怎么样的感觉,我倒会认真考虑一下其中是否有诈了。可叹欲擒故纵这招是我泡妞常用的手法,而当我自己被女人用到这招的时候,我居然也察觉不出。

    其三,我实在是寡人有疾——太色了。MD,这导致了我一见到,甚至一想起校花后妈的美丽脸孔和她那对海咪咪就会色迷心窍。海咪咪使偶丧失了判断。

    大雪人

    骂走了校花的后妈,心里有了一丝报复的快感(原来报复一个人可以这么爽呀难怪校花与其后妈之间一直在争斗)。可是一想到校花,那点快感马上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说白了,在这场与校花后妈的战争中,我完败。(我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这件事也让我对女人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以往对付小MM,比方说校花呀,丫头呀,我基本上都是无往而不利。这在一定程度上使我对女人有了小觑之心。这次和校花后妈较量了一番,我才发现自己真TM菜。(想想她能拆散校花爸妈,就知道她不是泛泛之辈了)

    她几乎没废吹灰之力,就拆散了我和校花。

    现在想想校花当时的口气我就后怕。她说:朱八斤,我们完了。彻底完了!

    以往不管我们闹怎么样的矛盾,校花都没有这样说过。

    看来,我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回到学校,我也没去上课。而是躺上寝室的床上想对策。

    我到底该怎样来应付校花这次的翻脸呢?

    说实话,到现在我真的有点儿无招可出的感觉了。

    长时间以来我对付校花,除了我的聪明才智和泡妞天赋之外,还有两件秘密武器。

    一件是丫头。一件是至尊宝。

    而我和校花交往的过程中所遇到的两次比较大的危机(打赌事件和丫头事件),我祭出这两件法宝。最终获胜。现在,至尊宝露了底,等于在校花面前丧失了功效。而丫头,而丫头……我就算是真的要和沈华分手,我也不会再利用丫头了。

    我一直在床上躺着。晚饭也没吃。直到第二天早上,我也没能想出挽回校花的办法。

    不过,一大早我还是蹲到了校花她们楼下。不管怎样,认错的态度要摆出来先。(现在除了打一下悲情牌,扮可怜来搏取同情之外,我实在是想不到其他办法了)

    (在这里提一下,我从昨天中午开始,一直没给校花去过电话。一来是想她能够冷静,不再被我刺激。二来,我是真得觉得不知道还能和校花说些什么了)

    我从六点半就开始在校花楼下等。一直等到七点多钟。终于看见了校花出来。

    我看到校花样子的时候,我几乎有种要哭的感觉。

    她太憔悴了。眼圈黑黑的,一看就知道昨夜没能入睡。眼框肿肿的,搞不好昨晚哭了一整晚的。头发乱乱的,这一点都不像她。以前她总是打扮的整整齐齐漂漂亮亮的。

    我觉得我造了很大的孽。我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后悔过。这个全校最美的女孩儿,为了我,几乎已经没有人形了。

    可笑我还曾信誓旦旦地说要让她永远幸福。

    小华。我挡在了沈华面前。

    她停了下来,默不言声。

    我想说些什么,但又无从说起。在来之前我想了很多很多花言巧语的。但看到沈华这副模样儿,我真的不愿意再去用那些狗屁谎言去欺骗她了。

    她在我面前停了几十秒中。然后,偏转身子,绕过我,走开。

    我转身,盯着她单薄的背影。我想喊一声:小华,对不起。但我的喉咙就像是被什么堵着了。

    校花凄凉地走。走远。

    我突然有了一种很荒谬的感觉。

    爱情到底是什么?

    或许,对于此刻的校花来说。爱情就是她生命中不可承受的痛。

    八戒!一个声音在喊我。

    我望过去,是丫头的脸。

    你和沈华不会又什么了吧?丫头问。关切的语气。

    我不答。

    丫头说:八戒,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校花的事?她昨晚一直蜷在被窝里,好像是在哭。

    你别说了。我打断了丫头。我的心像是被谁在绞一样。

    八戒。丫头的口吻变严肃了:你可是答应过我的要好好待沈华的!

    听了她的话,我突然有了一种失血的感觉。我本能地往地上一蹲,双手捂着脸。

    丫头见我这样难过,口气软了下来:要不,我帮你说两句好话?

    我摇了摇头。许久,站起来。并不望丫头,我实在是怕丫头看到我此刻的脸。

    我自己会解决的。我丢下了这句话,然后离开。

    地上的雪很厚。我每一脚踩下去,感到的都只是空虚。

    我这一天都没有去上课。

    躺在寝室的床上,回想着刚才校花那双空洞的眼睛,我的心中满是愧疚。

    不行!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一定要让那双眸子里重新填满神采!

    可是,要怎么办才行呢?

    我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一方面折磨自己(这样能让我好受一点儿),一方面苦苦思索如何把校花哄乐。

    直到天黑,我依然躺在床上。屋外的雪越下越大了。九点多的时候,金胖从外面回来了。一回来就说:妈的,你们说说女人是不是都是疯子啊。这么冷天的还要我陪她堆雪人。

    话音刚落,正在上网的一鸟人说:行了行了!妈的老子倒想找个人让我陪她去堆雪人呢!你丫还在这里放屁!

    金胖嘟哝了一句,忽然说:别人八斤泡校花也没费这劲儿!老子要不是看冯蕾(他马子)MIMI有点大,才没兴趣陪她疯!

    那鸟人听了他这句话,嘿了一声,问:胖子!摸过没?

    摸个鸟儿啊!金胖说,没好气的样子。

    我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突然一动,暗道:堆雪人?是呀!我咋没想到呢?

    想到这里,从床上爬起来,问金胖:胖子,你上次买的那箱火退肠吃完了没?

    没啊!

    给我一根!

    一夜未睡,早上五点来钟就爬了起来。洗脸涮牙搞定后,拿出火腿肠,用小刀将火腿肠割去了三分之二,把剩余的三分之一揣口袋里。

    估计看楼门的老头已经把门开了,于是下楼,到外面。

    雪不知何时又开始飘了,散散的,并不大。我踏着厚厚的积雪,来到了鸳鸯域。(鸳鸯域是校园里一个很偏僻的角落,每到晚上,都会有很多男男女女躲在这个角落卿卿我我。这个名字也不知是谁起的,反正我读大一的时候就有这个名字了)

    不出我所料,由于这阵子一直在下雪,所以这里根本就没有人来过的痕迹。我看着银装素裹的鸳鸯域,心想:成不成全看这把了。想到这里,立即动手,在这里堆雪人。

    (这时段大概是一天里最冷的时候了。估计今天这气温绝对也有个零下五到八度。早早地从被窝里爬起来,到这里堆雪人,真是何苦由来哉!这雪摸上去可真冻手啊,早知道出来时戴双手套也好呀)

    忙活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一个特大的雪人堆好了。没有煤球,就地找了两块圆一点儿的石头来做雪人的眼睛,又捡了一根树枝做鼻子。一切搞定后,端详一下,感觉怪怪地,像是堆了个外星人。

    犹豫了一会儿,在雪人的肚皮上用手写上:小华!对不起。然后,掏出那根(不!是三分之一根)火腿肠,在雪人的小腹下面插了上去。大头大身加上小小的东东,很卡通。弄完雪人之后,准备走,忽然脑子里又想起了什么。在雪人的不远处,找到一处平整的雪地,蹲下,在那里写了几个字,然后走人,往校花她们楼下去。

    到了她们楼下,差不多快七点了。由于天冷,楼里的MM们估计都还在呼呼大睡,出入的人很少。

    等吧!我在心里说了句。然后,盯着楼门处,留意校花会否出现。

    雪这时似乎停了,只偶尔会飘下一些。也不知是天上的,还是从树上被风摇落的。

    等了十几分钟,忽然丫头的声音从楼里传来。

    沈华!她说:我今天就去找他,让他来给你道歉!

    接着校花似乎说了句什么,没听清,很短的话。想来是不用或是你别去找他之类的。

    然后,我看见丫头和校花一起从楼里出来。

    我迈步向校花走去,心里怀着愧疚带着紧张还有几分茫然。

    丫头眼尖,先看见了我。她捅了一下沈华,笑着说:他来了,你们好好聊聊吧。然后给我递了个眼色,走开了。

    估计我现在的样子衰到家了(想想几乎两天都没睡,能好到哪儿去?再加上今天早在寒风里堆了半天雪人,冻得鼻涕都有了),所以校花望见我的模样时,居然愣了一下。

    她的这一下错愕对我来说可是大好战机。俗话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乘着她发呆的档儿,伸手捉住了她的手。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校花并没有反抗。可能是这两天她已经冷静下来了。也可能是丫头劝过她了。又或许她已经憔悴得没有任何反抗的意识和力量了。

    我扯着她,往鸳鸯域。路上谁也没说话。我是昨天就盘算好了一句话不说的。可校花不知为什么也不言声。

    我握着她的手,可能是因为我的手冻得太冰了,我感到校花的手出奇的暖。(不知道校花那边是不是能感觉我的手出奇的冰凉呢?)

    到了那里。我松开了她的手。雪人就在面前,不用我说,校花也已经望向了它。

    我在旁边窥着她的表情。一开始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等看到雪人的怪模样时,似乎要笑,却绷住了。然后,估计她看到了雪人肚皮上的那几个字。她的表情有点迷茫,不知想到了什么,慢慢,那种曾让我魂牵梦萦的芳心窃喜的表情又回来了。最后,她看到了那根火腿肠。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似乎瞧出了那象征着什么东东,羞得满脸通红。

    我依旧没有说话。四周一片寂静,只偶尔有树上雪团落下时扑簌簌的声响。

    校花在雪人前站了好久。然后,默默转身,似是想离开这里。

    小华!我喊住她。

    校花停下。我在她身后轻轻唱道:我有好多的话要对你讲(这是我写得那首《姑娘》里的一句歌词)

    校花回身,望我。像是在说:你肯说话了吗?

    只从她的这个眼神,我就知道,她已经原谅我了。这意味着,我这次采取的策略又成功了。

    (通俗地讲,这次所用的策略叫做此时无声胜有声。从昨天我见到校花,我就没怎么说话。到今天,拉她来看雪人,我都是默不言声。我这样做,是出于以下三方面的考虑:首先,出奇。以往我哄校花,总是甜言蜜语打旗,大段大段的精美台词开路。虽说女人们都喜欢听好听的,但说多了,难免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我这次出奇制胜,从头到尾一言不发,可以给校花这样一种感觉,那就是,看来他这次和以前不一样了!其次,用那种千言万语在心头,却无从说起的手法,更加深刻地表现出了我的歉意。最后,用雪人这一道具向她表明,我这次是在默默地做,而并不是像以前那样只是说。我甚至可以猜到校花心里现在肯定是在想我昨夜是不是在这里堆了一夜雪人)

    我们之间还是什么好说的吗?校花的语气依旧很冰凉。但我已经掌握住了她的心。(嘿嘿,如果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还说这句废话干什么?)

    我不做声,而是走到她面前,再一次捉住她的手,把她拉到了雪人不远处的那块平整的雪地上。

    那里写着十三个字:小华,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

    字写得很深。工工整整地嵌在雪地上。校花盯着那字看了良久,然后,她的抽泣声传进了我的耳朵。看着校花哭泣,想起她的深情,我不由得也有点眼眶发红。

    小华。我把她揽入怀里,抚着她的头发,说:你还记得平安夜那天我跟你说的话么?我想和你一起,把人生这场梦做得更美!

    朱朱!校花哇得一下,放声哭了起来。我吻了吻她的额头,泪水也禁不住夺眶而出。

    我们在雪地里站了好久。校花说:朱朱,你也哭了么?

    我脸一红(我,我是个男人呀怎么能随便哭呢)。

    我说:除了我妈,你是第二个让我流泪的女人!一句话说得校花哭得更厉害了。

    我用手一边擦试她脸上的泪水一边说:小华,以后我们都不会再哭了。说完,为了让我们摆脱这种悲凉的气氛,我指着那个雪人说:好看吗?我可是五点多就跑来堆了。

    校花望了一眼雪人,说:恶心死了!哪有你这样堆雪人的,连……也……

    我是通过它来向你表明心迹!

    什么心迹?校花红着脸问。

    我凑到她耳边神秘兮兮地说:这个雪人被我YAN了!下次我再做错事,就轮到我被你YAN了。

    校花听了我的话,又用余光瞟了一眼那根被切了三分之二的火腿肠,忍不住笑出声来。见我盯着她,知道我窥出了她心里在想什么,脸又一红,骂道:成天没个正形的,恶心!

    经过这次的事情,我知道校花对我的爱已经深入骨髓了。因为我发觉自己竟能轻易地掌控校花的欢喜和忧伤。想着校花在雪人旁边流泪又笑逐颜开,我就在心里对自己说:我再也不能让这个女孩子受到任何伤害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