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京鲁博鹏律师法律服务空间

电话:18511855831 QQ/微信:296496102

 
 
 

日志

 
 
关于我

北京证金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中外建(北京)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黄金集团旗下多家子公司、德国司马化学香港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美嘉芳园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北京春天佳和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东方云猎人力资源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北京双圣律政咨询有限公司、北京瑞赢酒店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北京瑞赢酒店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嘉和丽园分公司、北京鸿泰远洋国际展览有限公司、北京中世金桥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通州分公司、北京裕食餐饮有限公司法律顾问。您身边的法律顾问!

网易考拉推荐

偶让校花爱上偶14--我又见到了海咪咪   

2007-03-27 16:50: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挂断电话,心说:难道这么快就有结果了?脑子里略略分析一下:洪越打电话要我去他们公司,八成是好的结果。因为如果我的作品没通过的话,他就不会约我去他们公司谈了。

    想到这里,心情又变的兴奋起来。电话还在手里拿着,我几次想给校花打过去都忍住了。因为我虽然这样想,但事情还没有敲定。想想,还是再等等吧。

    下午三时整,按着洪越名片上的地址,找到了××唱片公司。那是在一幢大厦的里面,他们公司租了大概有五层楼吧。感觉他们公司的规模还可以。给洪越挂了个电话,问他在哪间办公室里。他说,你等一下,我马上过去接你。

    听到他这样说,心里的那种成功的感觉更加明显了。我知道,这次我很可能可以出唱片了。从我写出生平第一首歌的时候,我就在盼望这一天的到来。我心里有点紧张,更多的则是激动。因为这不光关系到我能否成名,更关键的是,我和校花之间能否再在一起,也全看这一遭了。

    我在楼下大厅里等他。洪越很快就过来了,一见面,他就冲我一伸手,说:恭喜你,我们公司决定给你出唱片了。

    真的?我心里怦怦直跳。一面跟他握了下手。

    嗯。洪越说:走,到我的办公室再谈。

    我生出一种做梦的感觉。就像当初校花在QQ上默认她的男友是我时一样。我用牙齿咬了咬舌尖,很疼,哈哈!是真的!我心里突然有种感觉,我觉得校花和我的这段爱情将不会终结。而校花似乎就站在我眼前触手可及的地方冲我微微笑着呢。

    到了洪越的办公室,他说:你知道我们总监听了你的歌之后,说什么吗?

    什么?

    他说,你将来可能会比朴树还红。

    呵呵。我傻笑了一声。

    考虑到你还在上学,我们打算和你先签一年的合同,先出一张专辑再说。

    是吗?什么时候签。

    明天吧。至于专辑,因为我们想主打春季的市场,所以可能要加紧录。说到这,他话锋一转,说:你们快考试了吧。

    晕,这几天搞得什么都忘了。好像是下个礼拜开考吧。

    没事的。我说:越是考试的时候,其实越轻松的。

    接下来事情出人意料的顺利。我和他们公司签了个一年的短约,很快,就开始进录音棚录音了。

    当进了录音棚,才知道以前自己的那些器材有多么菜。(废话,租个录音棚的话,一天都得几万)

    洪越这时候表现出他的专业本色,悉心指点我该怎么做怎么做。我本来就十分迷恋这些玩竟儿,现在有这么好的条件,我是一个猛子就扎到这里面了。每天都和那些录音师混音师还有乐手们在一起,有时候甚至整夜都不回学校。

    这样过了有个四五天。有一天晚上,洪越突然对我说:你今天早点回去睡吧。明天给你安排了一个采访。

    什么?我心说:不是吧,专辑都还没出就有采访了?

    洪越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是这样的,我们公司宣传部打算利用互联网先给你造势。这次约了个音乐网站的编辑来采访你,希望能给你写篇专访。

    那好吧。我说。脑子里又想起了校花,心里泛起一阵甜蜜的忧伤。

    第二天,下午三点,按照洪越所说,到了一家叫“美丽心情”的茶餐厅。找到约定的位子,发现那里已经有一个女人在等着了。由于我是从她背面过来的,所以只看到了她的背影。恍惚之间觉得她的背影有点熟悉。

    等走近了,一股熟悉的香水味又钻进了我的鼻子。我心里微微有点犯疑。就在这时候,那女的回头望了一眼。

    我们俩目光一碰,都吃了一惊。

    我靠!!!我在心中不可思议地嚷道:原来那个什么编辑就是校花的后妈???

    校花后妈也万万没有想到她今天要做访问的人居然是我。

    我们两人相互对视,足有二十几秒中,才各自反应过来。

    原来,原来那个校园歌手就是你啊。校花后妈说,一脸不屑的样子。

    我摊了一下手,说:我也没有想到你会是个音乐编辑。说完这话,我们竟不约而同的笑出声了。然后,我在她对面坐下。

    校花后妈今天穿得很像一个知识女性,而且还戴了一副眼镜。这副打扮,把她身上那种撩骚的气质冲淡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知书达礼的斯文气质。

    原来同一个女人,不同装束差别就这样大呀。我心里想着:校花这后妈有点千变妖姬的味道了。

    开始吧。校花后妈说。

    什么?我在心里胡思乱想,差点把今天的来意忘了。

    校花后妈还以为我仍在和她斗法,于是说:现在好像是工作吧,私人的恩怨以后在说,好不好?

    我这才反应过来,略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

    凭心而论,校花后妈的专业真是没的说。每一个问题都问的相当不俗,切中要害。

    她问了我关于我的成长经历及创作经历之后,又问:你这盘专辑的主打歌定的是那首《校花》吧。

    是的。我一面答她,一面在心里不可遏止地想起了校花。

    能不能谈一谈你这首歌的创作过程?还有,你歌里面的校花有原型吗?她问,一边做着笔记,看上去很认真,不像是故意耍我的样子。

    我深吸一口气,然后同样认真的说:我这首歌的原型,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一个女孩儿,她的名字叫沈华。

    校花后妈听到这句话后明显地一愣,她的笔也在记事本上打了一下滑。然后,她抬头看了一下我,说:你说你那首歌是给小华写的?

    不是给她,难道是给你写的?想起她生生把我们两个拆散,我不由得损了她一句。

    呵呵。她听着我这话倒也没生气,又说:能不能把你和小华之间是怎么开始的说给我听听。

    听了她这句话,我故意歪着头,用一种睥睨的眼神望着她。那意思似在说:关你鸟事?

    没想到她看到我这副表情居然笑了,她说:你就告诉我吧,我现在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把小华骗住的。按常理,像她那么心高气傲的人是没理由会喜欢你这种痞痞赖赖的东西的。

    是不是干你们这行的都像你这么三八呀?我没好气地说。

    那倒不是。校花后妈呵呵笑道:我最近打算写本小说,觉得你和小华的离合纠葛不错,想拿来当个题材。

    哼!我说:没看出你还是个作家啊。

    呵。你不还是个歌手吗?我先前也没看出来啊。她说:好了,少扯淡了,你讲故事给我听,我呢?作为交换条件,我则会告诉你一个关于小华的消息。怎么样,想不想和我交换?

    从她的话里话外,我隐约感到一丝担忧。到底在校花身上发生了什么呢?我的心不由紧张起来。

    (郁闷!为什么和她斗我总是落在下风)

    好吧!我迫不得已作出决定: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吧!

    校花飞走了?

    我如一个犯人一样,被校花后妈仔细盘问。

    不知怎么,我居然对她的每个提问都几乎是在真实作答。(这辈子很少说这么多真话的)

    当她听到我怎样在QQ上设局的时候,她忍不住说了声:你怎么会用那样的心机呢?想

    认识她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搞那么复杂做什么?

    我哂道:太简单就显不出我的智慧了,而且,别人用烂的招,我再去用还有什么意思?

    当她听到我怎样在我的歌声中牵起校花的手时,她居然用一种酸酸的口气说:小华可真幸福呀。

    而当我讲起平安夜我送给校花的三件礼物时,她说:你鬼点子可真多呀,如果我是小华,我肯定也会爱上你的。

    一句话说得我的心不争气地狂跳了N次。不可否认,这句话从校花后妈这样的美女口中说出格外的诱惑。

    最后讲到了我怎样和校花老爸见面,怎样收了他五万块钱,怎样离开校花的事情。校花后妈听完,叹了口气,说:你上了他的当了。

    什么?我说,惊讶地问:我上了谁的当?

    你上了小华她爸的当了。校花后妈望了我一眼,有点怜悯的感觉:你那些把戏骗骗小华这样的女孩子还行,你跟他那样的老狐狸斗,真差太远了。

    你说清楚一点。我心里隐隐有不妥的感觉,但却又拿捏不住。

    她说:他跟你说他现在想移民去国外,是吧?

    嗯。我点了点头。

    她笑道:告诉你,他现在在内地生意做得很火,他怎么可能去国外呢?

    什么?

    呵呵。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把小华送出国。

    为什么?

    呵,因为他烦。你知道吧,我和小华天天在家里斗法,他烦得很。可是又没奈何我们,没办法,他就想把小华送出国去,好使得他能耳根清静些。

    我靠!我忍不住骂了声:这个老狐狸。

    呵呵。你太容易相信别人了。还有,你拿了他五万块钱,是吧。其实我告诉你,就算你真拿那张支票去银行也兑不到钱的。他根本没打算给你钱,而且,他也知道你为什么会找他要钱?

    不可能吧?我想我说这句话时的样子一定傻得可以。

    呵呵。那张支票呢?不信,你现在去银行兑现,看看兑不兑得着?

    那……那他为什么要那样做?

    他是在做戏!校花后妈一字一句地说:他只不过想让你更相信他而已。他明知你不会去取那钱的!

    到此刻我已经完全迷糊了,我甚至无法判断她说的是真是假。我只有呆呆地望着,用那种很期盼的眼神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她见到我这样,居然不说下去了。而是笑眯眯地开始喝茶。(·#$%!!这女人吊胃口的功夫比我都厉害)

    好一阵子,她才故意神秘兮兮地问:那晚在我们家,你没和小华怎么样吧?

    我晕!!!她居然扯到这上面来了。

    她见我不说话,轻笑一下,继续说:其实不用说我也知道,你没有和小华那个。因为如果你和小华那个了的话,你就不可能睡客厅,更不会对我动歪脑筋了。

    那你还问?

    其实小华那晚是想给你的,她不想离开你,所以想用这一招来反抗她爸爸。说到这里,她突然不怀好意地望了我一眼,说:你那晚是怎么忍住的?

    (听了她这个问题我差点儿没吐血)

    拜托!我对她说:你不要老是问这样的问题好不好?(哼,要换了以前,我绝对会乘此机会讨几句口舌便宜的。可是现在,我的整个心都浸在与校花绝别的悲哀之中,再洒脱不起来)

    呵呵。她笑了两声,又说:其实那天晚上你去了我们家后,我就打越洋电话给他了。他听了后气得不得了。他是绝不会把他的女儿嫁给你这样的人的?

    我默不言声。心想:如果我有女儿我估计也不会把她嫁给一个痞子的。

    校花后妈见我脸色异常难看,居然用出奇温柔的语气说:你别生气。其实,其实他早就给自己选好女婿了。

    什么?我不由得叫出声来。

    看在你今天把你和小华的故事告诉了我的份上,我对你说实话吧。其实他之所以要把小华送到新加坡,最最关键的一个原因,是他所看中的那个准女婿就在新加坡。

    那家伙也是一富家少爷吧?我心里一动,问道。

    这回你倒变聪明了。他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儿,他不好好利用的话,那他就不是他了。他相中的那人是省建行行长的公子,你想想,如果他们成了亲家,他以后融资贷款不就容易得很了。

    我听她话里话外似乎对校花老爸没有什么好感似的,不由得心中起疑。我问:你把这件事告诉我,难道不怕我再去把小华抢回来吗?

    你抢不回来了。校花后妈说,也不知道是可怜还是嘲讽的语气:小华已经走了。

    小华!看完这封信,我突然发出了一声闷吼。然后,发了疯似地冲出屋子,往校花她们家去。

    等我打的到校花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爬上楼,用力地砸门,大声地呼唤校花的名字。但是,看门的人却是一个我不认识的中年妇女。

    沈华在家吗?我试探性地问她。

    你找错地方了吧!她说。我靠!!!!搞什么飞机,校花老爸和后妈这对狗男女难道搬家了?或是,他们也真的去了新加坡?

    命运就是这样爱捉弄人。我颓然下楼。外面是清凉的夜。可是我的校花在哪儿呢?她会不会已经……已经……

    我不敢在往下想了。蓦地我想起老早以前在那个测缘份的网站上所测的缘份。

    校花真的和我是有缘无份吗?

    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就在我痛苦地想像卧在马路中央的时候,手机响了。

    听铃声就知道是丫头的。

    喂!我接听了电话,我努力忍着没有哭出来。

    可是那头的丫头却开始哭了。

    八戒。我都知道了……(估计是我妈见我疯了一样跑出去,就给丫头打电话了。丫头去我卧室,见到我没有关的电脑,知道了一切)

    我没有说话。风在我的耳边呜咽。

    你把沈华找回来吧。丫头在那头一边哽咽着一边说。

    丫头!我的心里一阵感动。

    别再犹豫了。丫头说:沈华已经没有那么多少时光了。

    我在仙履奇缘上给校花写了封信。把这边的事情都告诉了她。我想,只要她还活着,见到这封信后,她一定会回来找我的。

    我每天晚上都去紫云,我在信里写了,我每天都会在那里等校花。

    半个多月后的一个晚上,当我又一次失望地走出紫云的时候。

    朱朱。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是她!!!!我回身望过去。

    校花站在我身后十几步远的地方。裙角飞扬,依稀三年前的模样。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