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京鲁博鹏律师法律服务空间

电话:18511855831 QQ/微信:296496102

 
 
 

日志

 
 
关于我

北京证金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中外建(北京)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黄金集团旗下多家子公司、德国司马化学香港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美嘉芳园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北京春天佳和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东方云猎人力资源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北京双圣律政咨询有限公司、北京瑞赢酒店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北京瑞赢酒店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嘉和丽园分公司、北京鸿泰远洋国际展览有限公司、北京中世金桥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通州分公司、北京裕食餐饮有限公司法律顾问。您身边的法律顾问!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血写的历史:土耳其的亚美尼亚屠杀  

2015-02-08 18:23:30|  分类: 新闻信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血写的历史:土耳其的亚美尼亚屠杀 - 鲁博鹏律师 - 北京鲁博鹏律师法律服务空间
    一百年前,即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在土耳其(当时的奥斯曼帝国)境内发生了对信东正教的亚美尼亚少数民族大屠杀,130多万人罹难。事后主要屠杀者都已经被正法或被暗杀,这事件似乎早就成为历史。但就这次大屠杀,依旧是今日国际政治的一个敏感话题。
    2001年法国议会通过法律,该法律就一句话:“法国公开承认,1915年对亚美尼亚人的屠杀是种族灭绝”。土耳其立即宣布对法国经济制裁。2006年12月法国社民党在议会再度提出法律提案:如果谁在公开场合称赞或否认这样的反人类罪,将被最高判刑1年和罚款4,5万欧元——欧洲一些国家如希腊、西班牙、斯洛伐克的刑法就有类似条文——该法没有获得通过。但土耳其政府再度宣布对法国经济制裁。
    2000年9月,美国议会递交了596号决议案,要求美国公开表示,1915年奥斯曼帝国对亚美尼亚人的屠杀是种族灭绝,克林顿总统致函议会,要求回避讨论这一议题。2007年10月美国议会外交委员会通过类似决议,布什总统和外交部致函议会,担心这样的议题会影响美国与土耳其的外交关系。尽管如此,土耳其政府于次日就召回驻美大使。奥巴马在总统竞选时公开宣称,他将成为第一位承认1915年对亚美尼亚人的屠杀是种族灭绝屠杀的美国总统。但当散落在世界各国的几百万亚美尼亚后裔在举行大屠杀周年祭时,奥巴马也发表讲话,但回避直接使用刺耳的“种族灭绝”一词,而改用阿美尼亚人自己使用的词Meds Yeghern。议会外交委员会主席H.Berman不满地说:“德国已经承担了屠杀犹太人的罪行,土耳其也应当开始考虑当年屠杀阿美尼亚人的罪恶。”2011年奥巴马呼吁土耳其能正视和承认2015年对亚美利亚民族的屠杀,但回避直接用“种族灭绝”一词。土耳其驻美大使马上反驳,说奥巴马的讲话是基于不完整的资料。
    土耳其30多年来创造种种条件想加入欧盟,但欧洲议会分别于1987年6月和2001年11月明确表示:当时的土耳其政府对亚美尼亚的屠杀是种族灭绝。如果今日的土耳其政府对此没有明确认罪,就别想加入欧盟!值大屠杀百年之际,欧洲议会通过决议,敦促土耳其政府承认这一历史罪行,开放历史文献以便人们研究和查阅……
    一个百年前的事件争议迄今,直接影响到今日欧美的土耳其政策。而土耳其是北约在中东地区的重要伴侣,给外交添加了种种模糊。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会导致欧美国家的一百年心病?当年的土耳其政府已经认罪,犯罪者内政部长、国防部长等都绳之以法,为什么土耳其政府依旧要含糊其辞,背上如此沉重的历史包袱?
    亚美尼亚也是个古老民族,信仰东正教。因为支持基督教组成的十字军东征,1375年被阿拉伯人占领,后来从属于土耳其或奥斯曼帝国,处于土耳其东北部。土耳其人主体信仰伊斯兰教,亚美尼亚人依旧信仰东正教,成为土耳其境内希腊之后的第二大基督教少数民族,所以亚美尼亚人在土耳其内始终属于二等公民,但也相安无事。1828年东亚美尼亚被同为信仰东正教的沙皇俄国夺回,许多亚美尼亚人迁居到东亚美尼亚。19世纪土耳其在走下坡路,与欧洲强国交战处处败退,国内经济又在滑坡,几经改革依旧低迷。而土耳其境内的非伊斯兰教地区要求独立的呼声越来越高,1828年希腊独立战争胜利而获得独立建国。亚美尼亚也产生了许多党派,如社会民主党,要求亚美尼亚独立,呼吁发起解放战争。独立呼声被残酷镇压后(仅1894-1896就杀害了8-30万人),他们就组织恐怖活动,暗杀,绑架,给整个土耳其民众增加了受亚美尼亚威胁的感觉。
    一次世界大战中,土耳其与德国结盟抗击英、法、俄,土耳其主要是抗俄。亚美尼亚的民心向着俄国,有些人甚至志愿加入俄国军队抗击土耳其。土耳其政府担心境内的亚美尼亚地区(约170万人口)发生民变,对外声称要将整个亚美雅人迁徙到荒无人烟的叙利亚沙漠,而其实将他们集中起来全部杀害:首先将土耳其军队中的亚美尼亚官兵缴械,全部杀害。这期间亚美尼亚自己组织军队扰乱杀害毫无武装的伊斯兰村庄,给土耳其政府找到口实,于是进行更大规模的屠杀。就从1915年4月24日第一波逮捕亚美尼亚人开始,死难者高达150多万,还有几十万亚美尼亚人逃脱屠杀而流亡世界各地——这就是轰动世界的亚美尼亚民族大屠杀。
    惨案发生时,真正了解内情的应当是土耳其的联盟德国与奥地利。当时的先后两任德国驻土耳其大使都反对土耳其这样做法。但汇报到德国外交部时,德方出于与土耳其结盟的战略考虑,要求大使不要干预土耳其内政。所以德国当时只是知情(或许只知道迁徙,尚不知道屠杀),还是自己就参与了协助工作。土耳其政府是从一开始就作了这样屠杀计划,还是在迁徙过程中因为某突发事件而进行了屠杀,依旧是历史疑案。
    1915年5月24日,法国、英国、俄国政府发表共同声明,要对大屠杀的主要责任者、即当时土耳其政府的所有部长都要绳之以法。土耳其国王迫于国际压力,也是为了战后重新获得欧美各国的外交承认,只能同意惩罚凶手。1919年1月组成世界史上的第一个国际法庭,对参与大屠杀的土耳其政府官员,包括内政部长、战争部长、海军部长及31位所谓“统一与进步委员会”成员进行公审。但公审前夕,这几位部长已经逃往德国,所以被缺席判处死刑,判处死刑的17位高层官员中只有3位真的服法。过后亚美尼亚组成了民间暗杀团体,去追杀流落海外的犯罪者,几年中共击毙73人,这三位逃往德国的前土耳其部长都被亚美尼亚杀手暗杀。因为这三位部长确实血债累累,那些杀手被德国法庭宣判无罪释放。
    1918年亚美尼亚独立出土耳其,两年后加入苏联,所以在联合国没有席位,无法从外交途径为这次被屠杀的同胞申冤。甚至在斯大林时期,都不准讨论此事。东欧剧变后亚美尼亚于1991年成为独立国家,又加入了以俄国为主体的独联体。所以这之后,亚美尼亚才有机会公开为死难者哀悼,将4月24日定为国难日,建立了许多纪念建筑,并开始在国际社会呼吁。 土耳其政府尽管承认发生过大屠杀,但在国内教科书上始终含糊其辞,例如“据别人声称的对亚马尼亚人的屠杀”。直到2015年的教科书上还在宣称,当时土耳其政府只是将那些参加暴力抗议、恐怖活动的亚马尼亚人集中送到安全的地方,以便不要因为他们的暴力行为而影响其他安分守己的亚美尼亚人生活。历届土耳其政府隐瞒所有历史资料,自称当时死难了30万人,其中许多人是因为饥饿和温疫而死,土耳其其他民族也死了57万人等等。直到1995年土耳其Esenyurt市的市长亲自到死难者纪念地参加悼念。2008年土耳其教授们组织签名活动,主动要求承担对死难者的历史责任,请求获得亚美尼亚民族的原谅。直到2010年4月24日,土耳其官方才在伊斯坦堡举行了有史以来第一次悼念活动。2014年9月上百位土耳其知识分子,包括诺贝尔文学奖获者O. Pamuk,联名对土耳其政府提出两项要求:收回所有迄今通用的土耳其历史教科书,向亚美尼亚民族公开道歉。
    在国际社会上,土耳其政府承认曾经对亚美尼亚进行过大屠杀,但矢口否认犯下了种族灭绝罪(Voelkermord),这就是有史以来土耳其政府与欧美各国争议的焦点。
    提到“民族灭绝”,人们自然想到纳粹德国对犹太民族的屠杀。其实,这一罪行写入国际法恰恰是鉴于土耳其对亚美尼亚民族的屠杀。1920年代波兰国家法学者R.Lemkin(1900-1959,犹太人)鉴于土耳其对亚美尼亚的民族屠杀,首先提出这一概念,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1947年他受联合国委托起草“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次年在联合国大会上,几乎一字不动地以55:0全票通过了该国际法。
    公约中原使用的概念genocide(源于古希腊语),genos(种族),-cide(杀害)。顾名思义,就是为了消灭一个种族或因为某人属于某个种族而予以杀害。具体方法(见公约原文):
    一、杀害该种族人;二、致使该种族人在肉体上或精神上遭受严重伤害;三、故意使该人员处于某种生活状况,以毁灭其全部或局部之生命。四、强制施行办法以杜绝该种族生育;五、强迫转移该种族的儿童加入另一种族。除了直接采取犯罪行为外,还包含(第3条):预谋、策划、煽动或合谋该犯罪行为。
    二次大战中,纳粹德国屠杀600万犹太人可谓达到了种族灭绝的巅峰。战后被该国际法明确定为犯有这项罪行的有1994年在卢旺达发生的大屠杀,以及1995年前南斯拉夫(塞尔维亚)在波黑战争中发生的Srebrenica大屠杀。两次屠杀都是妇孺皆杀,而且都有对妇女最残暴的奸杀。就如卢旺达国际法庭庭长N.Pillay所言:“自古以来,强奸一直被视为战争后的战利品,如今这种行为被确认是战争罪。”
    可以说,种族灭绝罪是所有罪行中最严重的罪行,惩罚这样的罪行没有时间限制,对犯罪者可以终身追究(这些年德国还捕获年逾九旬的当年纳粹分子归案)。按照这样的国际法定义,当年土耳其对亚美尼亚人的屠杀当然构成种族灭绝罪无疑,学界、政界和社会都一致公认,事实上该民族确实几乎被灭绝(迄今土耳其只有2,3万亚美尼亚人)。亚美尼亚人在国际社会奔走呼号,要求国际社会承认,土耳其当年的屠杀就是种族灭绝。但土耳其历届政府没有勇气来承担这样的历史罪行,因为那是土耳其民族永久的耻辱。
    当然,严格按照国际法,对此案的处理亦非易事。土耳其政治家D.Perincek在瑞士公开否定土耳其对亚美尼亚的种族灭绝,认为这是“国际谎言”,2007年3月被瑞士法庭起诉判刑。他去欧洲人权法院起诉,2013年12月获得胜诉。法庭理由是:当年土耳其的屠杀是否构成种族灭绝尚有争议,不能定论。所以Perincek否认有种族灭绝罪不能算犯罪,瑞士法院给他定罪是侵犯了他的言论自由。瑞士向中级人权法庭提出再诉,2014年6月法庭做出判决:因为此案涉及到欧洲人权公约较难解释的问题,所以递交给大法官团审核。
    土耳其政府在国内政治上,不仅教科书上谎言连篇,而且封杀任何有异议者。土耳其刑法中有一条充满争议的条款“侮辱土耳其民族罪”,以此惩罚对该大屠杀的事实和定性有异议者。例如记者A.Sik和2007年被谋杀的H. Dink都曾遭到判刑。诺贝尔文学奖得主O. Pamuk于2011年3月还因为说了一句话“土耳其在这片土地上杀害了3万库登人和100万亚马尼亚人”,而被法庭就根据这一刑法判决他向六个人赔偿精神损失费,这六个人因为他的这句话而感到被侮辱而到法庭起诉他。一位土耳其裔的德国人1999年出版的小说中提到土耳其政府混淆大屠杀史实,结果被搜捕而逃离土耳其。2010年他以为这事已经过去而去土耳其探亲,结果被逮捕,强加他犯有协助抢劫罪和协助推翻政府罪。2011年他被驱逐出境,不准再进入土耳其。
    土耳其找出种种理由来搪塞国际社会的谴责。许多欧美国家对这一历史问题,不仅学界和民间在讨论,而且经常议会作决议,即以立法形式来表明自己的态度。土耳其政府指责这些欧美国家没有确凿的历史证据,不去看看自己在历史上曾对其它民族犯有多少罪行。2007年10月,美国还媒体揭出,土耳其政府出资美国议员R. Livingston共达1200万美元,委托他做议会内外的游说工作,以阻止美国国会对土耳其当年的这一屠杀案作出决议。
    对这次屠杀案比较尴尬的是德国与奥地利,一次大战中,唯有德奥与土耳其结为战争联盟,是否参与或容忍了土耳其的屠杀尚为疑案,至少这两国也有一定的罪责。
    奥地利直到这次大屠杀百年纪念前夕,才发表了由各个议会党团主席共同签署的一项声明。声明中毫不含糊地表示,当年的这场大屠杀,是属于种族灭绝无疑。而且,“奥地利作为当年与奥斯曼帝国的同盟国,所以我们感到更有义务说出这样的话。同时也希望土耳其政府也能明确定承认,这是一场种族灭绝的大屠杀”。土耳其政府立即抗议奥地利,认为这一声明充满了偏见,并且立即召回土耳其驻奥地利大使——2010年3月瑞典议会作出类似决议时,土耳其也是以撤回大使来威胁和抗议。1985年8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接受并认可了将这次大屠杀确认为种族灭绝罪的报告,相当于联合国间接地确认这样的定性。
    德国民间早就开始公开悼念死难者,在不来梅为大屠杀死难者设立了纪念碑。德国议会于2005年4月因基民盟的提议而第一次举行讨论该案,并一致通过决议,要求土耳其政府承担起历史责任,公开承认这一事件——但没有直接提到“种族灭绝”,而只是在决议解释中说,据许多学者认为,这是种族灭绝。当议员提问为什么不自己直接提到种族灭绝罪时,政府发言人表示,这是历史学家的工作,首先是土耳其与亚美尼亚两国之间的事情。 2015年4月24日大屠杀百年纪念之际,德国议会又重新讨论该事件。反对党表示,这次一定要明确表明这是种族灭绝罪。执政党却举棋不定,是否要这样明说?不意4月23日德国总统高克亲自前往柏林大教堂参加了大屠杀百年大祭,并在发言中明确无误地表示:“这是一场有预谋、有计划对一个种族的屠杀行为,所以要看到这样一个恐怖的现实,要去起诉,要去哀悼。”“亚美尼亚人民的命运,以恐怖的形式,写下了20世纪群体屠杀、民族清洗、逐出家园,即种族灭绝的实例。”“德国也要搞清历史和反思自己,如果它对屠杀亚美尼亚人民也有罪责、甚至也在参与的话。”他呼吁德国议会,省下这些用哪个词汇来描述这样一场大屠杀的无为讨论。
    因为总统已经作了这么明确的定性,24日德国议会通过的决议中也毫不含糊地明确表示,就如议会主席N. Lammert在会议结束时所说:“在一次世界大战中,在奥斯曼帝国所发生的,在全世界的眼中所看到的,这就是一场种族灭绝”。土耳其裔的绿党发言人C.?zdemir则表示,议会作出这样的决议,不是趾高气扬地把手指着土耳其,而是把土耳其看作自己的朋友来说话。
    次日,土耳其政府恼怒地公开表示:土耳其人民永远不会忘记这位德国总统!也永远不会原谅这位德国总统!——还好,没有撤回他们的驻德大使,看来还不能这么轻易得罪德国。
    不知是土耳其政府的低智商,还是土耳其民众的低素质。表面好像在遮掩家丑,维护民族荣誉。但这个家丑已经举世皆知,连自己和自己的民众都知。但其掩盖的结果,是与文明世界为敌,至少为欧美社会所不齿,岂不是让土耳其政府以及整个国家和民族的脸上丑上加丑?
    这场争议了百年的对亚美尼亚人民的屠杀,令世人以及死难者欣慰的是,最终正义还是战胜了邪恶,历史还是回到了真实——血写的历史,只能以真诚来忏悔,而无法用谎言来掩盖。
来源:共识网

面对电子证据,我们准备好了吗? - 鲁博鹏律师 - 北京鲁博鹏律师法律服务空间
敬请关注
北京鲁博鹏律师法律服务空间
在线QQ咨询/微信:296496102
咨询电话:18511855831
微博、微信也可扫下面二维码关注
面对电子证据,我们准备好了吗? - 鲁博鹏律师 - 北京鲁博鹏律师法律服务空间
擅长交通事故、房产纠纷、知识产权、刑事辩护等诉讼业务,同时代理尽职调查、法律顾问、合同审查、见证等法律业务。
面对电子证据,我们准备好了吗? - 鲁博鹏律师 - 北京鲁博鹏律师法律服务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